大眾攝影

江苏十一选五十分钟开:無需理由,中國攝影畫廊首展

今天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.uyhse.com 2019-5-29 GF

與會嘉賓合影(從左至右:馬夫、何志高郎、徐艷娟、李舸、段正渠、于堅、張亞東、羅江華、王文瀾)?周星宜 攝

?

5月28日下午,由《中國攝影》雜志社、中國攝影畫廊主辦的《無需理由——賴聲川 于堅 段正渠 張亞東作品展》在新創辦的中國攝影畫廊開幕。展覽由馬夫策劃,呈現戲劇家賴聲川、詩人于堅、畫家段正渠、音樂家張亞東的70幅攝影作品,這是中國攝影畫廊成立后的首展,《中國攝影》雜志2019年第5期亦推出同名大型專題。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李舸,顧問、著名攝影家王文瀾,原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副巡視員羅江華,特想光影(北京)總經理何志高郎等到場祝賀?!噸泄閿啊吩又局鞅嘈煅蘧甏碇靼旆礁行凰奈灰帳跫壹跋喙厝聳扛枵估賴鬧С趾桶鎦?。

展覽開幕現場 李森 攝

?

如今的數碼攝影似乎已經開始顛覆人們對照相的認知。在這個人人都拍照的年代,更多的拍攝成為工作和生活的工具或娛樂的消遣。

展覽現場 朱興鑫 攝

?

而在本次展覽中,我們所看到的四位藝術家的攝影作品,不僅是玩票似的閑情,他們把攝影與自身的工作相互關聯,把攝影當作藝術創作的素材與靈感的觸發,并通過影像實踐對社會和人生進行別樣的觀察與思考。

中國攝協主席李舸、顧問王文瀾,參展藝術家于堅、段正渠、張亞東,《中國攝影》雜志主編徐艷娟與近20家媒體進行訪談交流。 周星宜 攝

?

媒體訪談交流會精要

?

于堅:我的攝影創作中充滿著日常細節,無論是回望故鄉,還是在外旅行,我傾向于保持細膩和敏感。在我看來,無論是賦詩還是拍照,發現和展示生活中的細節都至關重要。

?

段正渠:這些年的拍攝多用來為繪畫積累素材,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在搞專業攝影,而是出于個人創作需求而拍攝。攝影與繪畫相似的地方不少,比如構圖、光線、刻畫人物表情等,這也是我的興趣點所在。

?

張亞東:攝影對于我來說非常難,因為我覺得攝影依賴于難以更改的現實,因此在攝影創作中我嘗試改變自己對現實的看法,這個過程很有趣。我對攝影十分癡迷,比如沖洗照片時可以花費一整天的時間,期間我任何音樂哪怕一個音符都不想聽,只想安靜聆聽暗房里的水流聲,享受攝影帶給我的樂趣。

?

李舸:我認為四位參展藝術家的作品都具有唯一性。作為攝影機構的組織者,我們希望幫助那些真正有追求、有想法的攝影創作者成為藝術家或往藝術家的方向去努力。攝影不是一件娛樂的事情或大眾的事情,攝影創作應當具備獨立的思想與情感,以及對當下社會具有思辨性的觀點。

?

王文瀾:作為一名攝影專業工作者,從“無需理由”參展藝術家身上,我獲得了必須要攝影的理由。藝術是共通的,音樂、詩歌、戲劇、美術等皆與攝影穿插交流、相互影響。那么,再回到攝影就必須堅持攝影的底線,使攝影語言能夠記錄我們所生活的時代、我們所身處的歷史。?

觀眾觀看段正渠作品 朱興鑫 攝

?

首都師范大學教授畫家段正渠堅持攝影幾十年,這是他的攝影作品首次進行展出。他帶有紀實攝影風格的黑白照片,在經意與不經意間,從容而又略帶刻意地記錄著鄉村的人們和那里的風景。即使他自謙地說,這些拍攝多用來為他的繪畫積累素材,但它們依然可以獨立成篇,依然掩蓋不住好照片的驚艷。

?

現場同時展出段正渠的油畫作品 周星宜 攝

?

嚴格來講,段正渠的攝影并非標準的紀實攝影,它具有紀實性,但從畫面的結構、照片之間的關系,以及拍攝的初衷,都留有一位繪畫者去關照事物的明顯痕跡,他并不特別在意光線、構圖,也不刻意記錄一個線索,也不試圖講述一個完整的事件和故事。他似乎更關注那個觸動繪畫靈感的瞬間,他的鏡頭上捆綁著畫布,從取景器望過去的眼睛是一雙畫者的眸子,而非輕淺地張望。

?

段正渠與首都師大學子及觀展者在自己的作品前合影 李森 攝

?

段正渠的攝影有著很強的難以言說的繪畫性,他的攝影與他的繪畫有著非常相似的氣質,從現實發軔的自我表達,在虛實之間游動,看似拙笨、粗糙的畫面,在荒誕、詩意中交錯。

?

未能來到展覽開幕現場的賴聲川專門錄制VCR表達祝福?朱興鑫 攝

?

戲劇家賴聲川一向對攝影充滿興致,在臺灣輔仁大學念書時,圖書館里的《時代生活》中布列松的作品讓他“嘆為觀止。雖然我知道有很多其他的攝影可以做后制,但是我一直認同他那種剎那間捕捉人生片段的概念?!?/p>

?

現場展出的賴聲川作品 周星宜 攝

?

近二十年來,賴聲川熱衷拍攝生活中看到的影子,拍攝時他沒有過多的思考,被吸引了、感興趣了,“扣下快門,就是了,不再去修整或修正,剎那即是成品”?!爸徊還已≡癲蝗ゲ蹲繳鈧惺粲諶死嗷疃氖攣?,而是選擇所碰觸到的影子,可能這就把我帶進一個比較抽象,完全屬于形式的世界吧”。行走于世界各地的他,習慣了在一堵墻面前駐足,墻的顏色、肌理,以及投射在墻上的光影,莫名地吸引著他,讓他近乎本能地用照片把這一面面墻壁收藏起來。

?

懸掛著的賴聲川作品 周星宜 攝

?

影子,是實物的投射。賴聲川對影子不厭其煩地長久關注,是對現實的有意躲閃,還是對現實迂回的表達,我們不得而知,但至少在這些玄虛的光影中,我們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“實”的存在——斑駁的裂痕、沙礫的突起——時間在這里醞釀的烙印變成音樂與詩句。極簡的畫面,也是賴聲川生命的態度,如同他20多年的拍攝居然沒有買一臺單反。他喜歡簡單的生活,連同他的戲劇也只想表達人間樸素的悲歡離合。

?

幾十年,承受或是享受著舞臺喧鬧的同時,賴聲川獨自漫步街頭,觀看,發現,凝視,然后掏出相機,然后得到了這些沒有情節的幾塊顏色,更傾向是生命的空白與間隙。如果說賴聲川的攝影賞心悅目,還帶有裝飾性,可能是一種誤讀,至少在這些看似從容的畫面中,還是能體會到其中的孤寂與慌亂。

?

張亞東在自己的作品上簽名,作品采用鋅板特殊材質打印制作?周星宜 攝

?

作為王菲、莫文蔚、樸樹等一眾大牌歌星的音樂制作人,張亞東在流行音樂界人氣甚高。他真正開始拍攝不過七八年,但現在已經是準專業級,從設備到技術,從對攝影史的了解到當下的新派影像,都如訓練過一般。

觀眾觀看張亞東作品?李森 攝

?

張亞東是個安靜的人,他的攝影極像他自己。他傾向拍攝人以外的事物,與人特別是陌生人的交流,讓他有不自在的羞澀。他說“最愛靜物,人物也喜歡但是交流太麻煩,太依賴人物自身的狀態,難度比較大?!彼運炎⑹癰艘歡浠?,一片水,一枚剛使用過的在自家衛生間里的剃須刀——平靜地橫躺在那里,銹跡水漬擋不住它駭人的鋒利——亦如張亞東的性格。海邊的一堵短墻,一叢雜草同樣吸引著他的目光,即使有鳥叫蟬鳴也該是安靜的,但他的工作卻是為了聲音。

觀眾觀看張亞東作品?周星宜 攝

?

張亞東的攝影看不到與音樂的直接關聯,但是不難發現,在優雅的表象下隱藏著不安分的躁動。這該是音樂的因子在影像中的滲透,抽象的音符不能直接幻化成形象,它只能帶來某種指引,或僅僅是一襲模糊的情緒。

張亞東為粉絲在《中國攝影》2019年5期專題上簽名?朱興鑫 攝

?

云南詩人于堅是位老牌的攝影者,舉辦過攝影展,出版過自寫自拍的圖文書。于堅的攝影,大致有兩類,一是刻意要通過照片告訴我們什么,二是任由個人意趣的放肆,亦如他的詩歌。他“躡手躡腳,盡量不驚動世界”。他四處張望著“只是記錄了一下,看了一眼,將世界從大地轉移到紙上,轉移到圖像中?!?/p>

?

觀眾觀看于堅作品?李森 攝

?

于堅從不是循規蹈矩的人?!耙桓齷廊灰恍碌墓氏?,令我的寫作像一種謊言”,能寫下這樣句子的一條大漢,斷然是特立獨行的。而他的攝影并沒有成心擺出與眾不同的姿態,少有激烈和造作,他用正常的語調和語法書寫他的影像。

?

于堅作品旁同時展出他的代表詩作?周星宜 攝

?

在于堅的攝影中,可以感受到力量之外的一股溫情:一口鍋、兩把熨斗、幾只鷗鳥、幾張歡愉的臉。這或許是詩人該有的情懷,敏感而善意。

?

于堅為粉絲簽名?周星宜 攝

?

四位參展藝術家都是有成就的人,從事著不同的藝術行當,他們作為副業或閑情的拍攝,給我們帶來別樣的觀看,也給我們“熟悉”的攝影帶來一種新鮮。藝術沒有高下,唯一的判斷是品味與格調。無論他們是戲劇家、詩人、畫家還是音樂家,其實,他們都是攝影者,都是在生活和生命中從沒有忘記舉起相機的人。

?

張亞東、于堅、段正渠(從左至右)共同接受參展紀念品?周星宜 攝

?

本次展覽得到特想集團的鼎力支持,在展品制作上根據不同作品風格,用鋅板、亞克力等特殊材料打印制作,既突出了作品個性,也為觀展者增添了全新的感受。

?

展覽現場,陳列著《中國攝影》2019年5期與《北京青年報》整版報道?周星宜 攝

?

開幕式當天,等候入場觀展的觀眾?鐘華連 攝

?

展覽將持續至6月30日。

asdjfaklsjfaslkf

評論(0條評論)
...

您還可以輸入500/500

熱門評論
查看更多

雜志MAGAZINE